中共金华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金华市监察委员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廉文化 > 家规家训
郑宅牌坊故事多 郑氏家规约束严

发布时间: 2016年04月21日

  历史上,一个家族累世合居被朝廷旌表,被称为“义门”。资料显示,自北宋重和元年(公元1118年)至明天顺三年(公元1459年),郑氏家族在该处合族同居历时15世,共340余年,以孝义治家闻名于世,曾获得宋、元、明三朝帝王的7次题赠、6次旌表。这在中国历史上实属罕见。900年来,郑氏家族约有173人为官,但无一人因贪污被罢官。郑家的规矩,化为了郑氏族人律己的自觉。正如动漫片《郑义门》中所提到的,对家族的孝义,之于国家是忠义。

  【听一听牌坊背后的故事】

  “一门尚义,九世同居”。“江南第一家”九座牌坊矗立在入口,这么多牌坊集聚一起,在全国都罕见。九座牌坊,恰合郑氏义门的九世同居,展示着郑氏九世同居的深远文化内涵与历史信息。九座牌坊的建筑风格和建筑材料各不相同,有砖木混合结构的,有木结构的,有石雕的,有砖雕砌的。这里的每一座牌坊都有出处,每一座牌坊都有一个故事。

  江南第一家 孝悌渊源流长

  牌坊群的第一坊,就叫“江南第一家”。“江南第一家”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所赐。郑氏家族从南宋开始同居,到明初已经几百年没有分家,几千人同财共食,和睦相处。当时,郑氏义门的孝义闻名天下,为了表彰义门代代相传的孝义家风,朱元璋在洪武18年(公元1385年)亲赐“江南第一家”予以旌表。
第二座牌坊叫“孝义门”。郑宅原叫仁义里,后来因为郑氏家族的孝义家风被历朝所推崇,许多感人的孝义事迹也常被乡民传颂,又经常被朝廷表彰,就改成了孝义门,后来连村名也叫作孝义门了。关于孝,郑宅流传着许多故事。

  郑义门有道小溪,沿着溪流便可慢慢深入古镇。这道小小的溪流由西向东横贯全镇,名为白麟溪。溪水不深,溪面不宽,却是小桥密布流水潺潺,婉约而别致,象征着九世同居源远流长。白麟溪弯多流缓,溪边有一口“孝感泉”,泉水只剩半眼。相传南宋初年,天下大旱,郑绮的母亲卧病不起,想喝清凉的水。郑绮四处找水,好几天也没着落,急得双膝跪地,乞求上天赐下甘霖。到了第四天,郑绮的孝心终于感动上天,一个闪电打在白麟溪边,炸出一道裂缝,地下涌出了清凉的泉水……这样的孝悌故事在郑宅数不胜数。在郑宅人的心里,白麟溪流淌在幽幽的岁月里,承载着过去、现在和将来,静静地流淌。

  “取义成仁” 兄弟情谊世代传

  九座牌坊的第三座牌坊叫“三朝旌表”。这跟前面两座有一定的关联,因为郑氏义门从南宋开始不论风云如何变幻,不论是战争乱世还是太平盛世,他们总是始终如一,家族的日子过得有条不紊。不论谁当权,他们都按照自己的规则,治理好家族事务,处理好邻里关系。不管在什么条件下都起着忠节义孝的表率作用。所以在宋、元、明三朝都受到朝廷的旌表。其他六座牌坊依次为“有序”、“恩德”、“麟凤”、“取义成仁”、“礼部尚书”和“九世同居”。

  其中,“取义成仁”牌坊背后是兄代弟死的孝义故事,一直为郑氏族人传颂。宋朝,郑氏有郑德珪和郑德璋两兄弟。弟弟郑德璋是武官,性格豪爽、刚正不阿,难免得罪势利小人,终于被污陷判了死罪,要被押到扬州问斩。哥哥郑德珪当年是龙游县丞,得知此事,赶紧收拾行装往扬州赶,准备代弟弟去死。弟弟郑德璋到达扬州时,发现哥哥已经冤死在狱中,非常伤心。负骨归葬后,郑德璋为哥哥整整守墓3年。

  哥哥郑德珪过世时才41岁,正值壮年。他抛开一切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弟弟的生命,体现了兄弟之间的“义”。弟弟郑德璋从此以后下决心要治好这个家。他给家族办了两件大事:一是建立了乡亲邻里之间的联防武装,确保了人们生活安定;二是为教育下一代,开办了学校———东明精舍。

  【读一读郑氏家规的内涵】

  九座牌坊中,第四座牌坊叫“有序”。因为郑氏义门把“有序”和“师俭”当作了治家的两大支柱。“有序则不乱,不乱则安。”郑氏义门数百年同居共食,没有序肯定要乱。郑氏义祠堂专门设立了一个有序堂,制定了168条家规,天天用相关内容来教育子孙。

  郑氏家规内容繁多,要求严格,核心内容为理学纲要。其精华有三:一是厚人伦,崇尚孝顺父母、兄弟恭让、勤劳俭朴的持家原则;二是美教化,开办东明精舍,注重教育,且教子有方;三是讲廉政,从家庭角度制约为官者“奉公勤政,毋蹈贪黩”。家规使得郑氏义门有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家庭秩序,正是这些严格的秩序引领了郑氏义门一代一代走出了辉煌。

  做人勤俭诚恳

  郑氏的祖先们深知“成由勤俭败由奢”的道理。168条家规中,有关戒奢的有近20条之多。《郑氏规范》第130条:“家业之成,难入升天,当以俭素是绳是准。唯酒期用银,子外孙不得别造,以败我家。”它谆谆告诫:家业之成,难如升天,当以勤俭朴素为准绳。

  而对于子孙的日常行为,也是以诚恳朴实为诫。如《郑氏规范》第123条:“子孙当以和待乡曲,宁我容人,毋使人容我。切不可先操忿人之心;若累相凌逼,进退不已者,当理直之。(子孙应当和睦对待乡邻,宁可以我容纳别人,不可让他人来迁就我。处理事情切不可先有对别人感到忿怒的心情;对方如果老是咄咄逼人,不肯罢休时,则应当理直气壮与之论理。)”第127条告诫子孙不要设置细巧之物,取悦于人,滋长华丽的习气。第128条则劝导子孙们不要执迷与人好奇斗胜,他人生活奢侈,我生活简朴,于自身又有何害处呢?

  做官克自奉公

  于家是孝义,于国是忠义,这一点在为官之道上或许体验得更为明确。《郑氏规范》中有不少讲的都是廉政廉洁。

  比如第86、87、88条就是针对出仕当官的人规定的。它教育郑氏子孙,出仕当官必须奉公守法,不得贪污受贿。第86条说到:“子孙器识可以出仕者,颇资勉之。既仕,须奉公勤政,毋踏贪黩,以忝家法。任满交代,不可过于留恋;亦不宜恃贵自尊,以骄宗族。仍用一遵家范,违者以不孝论。(有才能可以出仕的子孙为官后,应该奉公守法,努力政事,不要涉足贪污受贿之事,以辱没家庭、触犯家法。任满离职,不要过于留恋官位,亦不应该自认为尊贵,对族人趾高气扬。即使外出为官亦必须遵守《规范》。违者以不孝论。)”而第88条更是严苛:“子孙出仕,有以赃墨闻者,生则于《谱图》上削去其名,死则不许入祠堂。如被诬指者则不拘此。”贪赃者将从家谱中除名,死后也不许入祠堂。

  即使是家族内部的要职也有严格的要求。比如对家族掌管财务工作的人,《郑氏规范》第57条也有明确要求,选择廉洁奉公、工作小心谨慎子弟二人,钱财之处和收入必须准确无误地计入账册,若发现亏损和漏账的,则强制将其本房的衣资和首饰补还公堂。

  郑氏宗祠的大门开开合合,一字一句镌刻着《郑氏规范》的木牌,依然还端端正正摆放在祠堂的中央。其中的一些条款或许与今天的人们产生了时空上的隔膜和认同上的疏离,但这种以一纸家规将“孝义”精神传承至今的创举,以及蕴藏其中的重教育、尚节俭、睦乡邻、崇清廉的理念,依然散发着智慧的光芒,成为今天的人们治国治家的一种启示和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