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以案示警
【拍蝇记】第二百六十一期:"靠山吃山"的村书记"倒"了

发布时间:2021-12-03 14:24 来源:八婺清风浏览次数:

W020211115383005175409.jpg


“我愿意作为反面典型,给村干部上一堂现身说法的警示教育课……”忏悔录写到这里,赵社生感到手中的笔重逾千斤。

赵社生,兰溪市灵洞乡白坑村原党委书记。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原本带着白坑村干部群众靠山吃山、走上小康的省“金牛奖”获得者、省级人大代表,竟然会走上违纪违法的道路,成为“害群之马”。

移花接木,巧立名目大吃大喝

在兰溪老百姓眼中,白坑村是出了名的“富裕村”,因为有着优质的石灰石矿产资源,近些年来仅开采承包一项收益,该村每年就能收入几千万元。伴随着鲜花和掌声,躺在功劳簿上的赵社生逐渐迷失了自我,认为白坑村作为“明星村”,该有的“迎来送往”必不可少。

“只要不把村里的钱放进自己的口袋,吃点喝点有什么关系。”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赵社生在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出台及村级零开支管理规定落地后,便在承包款上做起了文章。

调查中,白坑村与兰溪市某矿产有限公司承包协议中一项名为“经营费”的款项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注意。该款项由公司支出,从承包款中多扣少补,每年开支都在几十万到上百万元不等。经过深入调查,所谓的“经营费”实际上就是白坑村的招待费。

原来,赵社生为规避村级零开支管理规定,将承包款改头换面成了经营费,将村里的招待费“另辟蹊径”由承包公司支出,正是这样的“包装”,使赵社生在大吃大喝时变得心安理得,村集体资金变相成为了他的长期“饭卡”。

证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期间,赵社生违反村级零开支规定,多次组织用公款支付的宴请,由兰溪市某矿产有限公司从应支付给白坑村的承包款中支付烟酒、餐费等费用共计300余万元。“赵社生好面子,喜欢请客吃饭,饭桌上喝的也大多是好酒……”白坑村某村干部回忆。

借机生蛋,套取资金攫得利益

推杯换盏间,赵社生的“胃口”越来越大,竟打起了挪用集体资金为自己赚钱的主意。

“最近手头紧,能不能借150万给我周转下,也算帮兄弟一个忙,我不会让你吃亏的。”2014年上半年的一天,老板胡某云找到了赵社生。

150万元不是小数目,钱从哪来?为此,赵社生打起了村集体资金的歪主意。村里有项惠民政策:村集体资金可出借给白坑村村民,用于村民看病、读书、在白坑新村购买安置房等,但不能用于投资、炒股等营利性活动。

拥有村里借款审批权的赵社生自然知道,自己用于投资的借款属于违规操作,为避嫌,他叫来了驾驶员赵某哨:“找个借口以你的名义帮我从村里借150万,我去借影响不好。”赵某哨深知赵社生在村里说一不二,很快就把钱借了出来。赵社生转手将钱借予胡某云,从中获取了6%的年利息差。

尝到了第一次“试水”的“甜头”后,赵社生在挪用村集体资金道路上变得“轻车熟路”。2015年8月至11月,赵社生又以村会计赵某名义从白坑村借款100万元用于炒股,村集体资金俨然沦为他的个人“金库”。

无本合作,利用工程变相受贿

在用集体资金“借鸡生蛋”获利后,胃口越来越大的赵社生逐渐将目光转向村内工程项目,最终在违纪违法道路上越走越远。

2010年上半年,老板赵某贵为能够承揽白坑新村建材采购项目,找到了赵社生的儿子赵某,拉拢其共同参与。“说是合作,其实就是想借他的牌子,顺利将项目承揽下来。”赵某贵告诉办案人员。

听到在家无所事事的儿子向自己提起项目合作事宜,赵社生欣慰表示:“给家里增加点收入也好!”随后,赵社生心照不宣地将此采购项目交给赵某贵。赵某在未实际出资的情况下,收到了99万元“项目利润”。

就这样,儿子台前与老板无本合作、变相受贿,父亲幕后在工程施工、验收、结算中给予“帮助”。赵社生通过这种掩人耳目的套路,将工程项目变为了其与老板交换利益的筹码。

“送给我儿子,实际也是送给我……”对于这些,赵社生心如明镜。几年间,赵社生利用职务便利受贿129万元。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2020年9月,根据前期掌握的问题线索,兰溪市纪委监委按程序对赵社生立案审查调查。得知消息的赵社生一下子慌了神,竟企图通过建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调查,最终却输掉了向组织坦白、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

2021年1月,赵社生受到开除党籍处分。2021年4月,赵社生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挪用资金罪,被兰溪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并处罚金25万元。

案件发生后,兰溪市纪委市监委督促灵洞乡全面开展自查自纠和专项整治,健全完善村集体资金管理制度,及时堵塞漏洞。在该市纪委市监委的指导下,灵洞乡探索制定了《村级集体资金投资管理办法》,定期组织开展专项检查。同时,兰溪市纪委市监委还制作赵社生严重违纪违法案警示教育片,着力发挥查处一案、警示一片、治理一域的综合效应。

兰溪市纪委监委)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